《病秧子》作者:糯团子丨现代架空小甜饼,身娇体弱娇小姐vs心狠手辣偏执少年

2019年5月11日08:56:03 发表评论 235
摘要

全文围观男女主花式互撩日常。

第三章

“哭什么?”

突如其来的男声响起,两个人同时一愣。江玥蓦地一滞,怔怔地从膝盖中间抬起头,泪眼朦胧地望向声音的来源。

一双眼睛哭得红肿,江玥手心处还握着一颗正正方方的水果糖,是刚才陆舟硬塞到她手心的。

她无声咽了咽口水,惊恐地瞪大了眼睛,下意识往后退去。

“你,你是谁?”

眼睛看不见带来了更大的恐慌,江玥眉尖紧拢,身子一寸一寸往后退去,直至碰到自己柔软的枕头。

看不见陆舟,江玥只能凭着直觉,往少年的方向望去。或许是少了视觉,江玥的听觉更加灵敏,很快便捕捉到声音的来源。

不止是江玥,就连陆舟也说不清自己现在的情感,江玥的失明是他始料未及的,他双眉紧蹙,伸出去的手还停在半空。

手心的水果糖早就不见,陆舟讷讷地收回手,那是他身上仅存的一颗水果糖了。孤儿院生活拮据,能供应正常的一日三餐已经是困难,像这种寻常的小零食更是少见。

那颗水果糖还是过年的时候院长发给他们的。

一人一颗,陆舟藏了好久都没舍得打开过。

然而就在刚刚,看见哭成泪人的江玥,陆舟鬼使神差就想到自己兜里的糖果,莫名其妙就拿了出来。

连他也说不出自己行为的意义。

他顿了顿,目光依旧落在江玥脸上,半晌也找不出合适的借口。

江玥等了片刻,也不见陆舟的回答,若不是自己手心还握着糖果,她都差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了。

她喃喃又问了一句,只是这一次的语气比刚才少了些许害怕:“你是谁?”

虽然多了一丝底气,然而她面子上的害怕还是显而易见。

察觉到小公主落在自己脸上的视线,陆舟“嗤”的一声冷笑,他双手插兜,身子懒懒散散地斜倚在墙角一侧,声音极轻。

“你、爸、爸。”

江玥:“......”

她莫名一噎,蓦地想起刚才叫错人的尴尬,讪讪扯了扯嘴角。

陆舟没再说话,视线似有若无落在江玥脸上,她的眼角处还有未干的痕迹,巴掌大的小脸捂得发红,隐约还有压痕。

陆舟喉结上下滚动,双手依旧插在兜里,他紧紧盯着江玥的面孔,小脸上的眼睛依旧是黯淡无光的,如同从空中坠落的星星。

再不见光明。

......

大抵是刚才打的针有安神的成分,又哭了一场,江玥还没等到陆舟的回答,困意又袭上心头,她强撑着睁开眼,然而意识还是渐渐模糊,身子懒懒地歪靠在一旁,猝不及防睡了过去。

等陆舟发现的时候,江玥呼吸已经绵长,小手还落在一旁枕边。

陆舟眉头拢了拢,心情说不出的怪异。他默默盯着江玥,微微皱眉,腹诽道:“还真是心大......”

房间突然多出一个陌生的男人都能安然入睡。

刚一转身,余光又瞥见玻璃窗前吹起的一角窗纱,陆舟眉头一蹙,又转身看了眼床上熟睡的江玥。

床上的女孩乖巧地蜷缩在被子里边,对外界发生的一切毫无反应。

陆舟眉眼轻挑,思忖了一会,终于还是站起了身子,动作轻缓将座椅往前挪了一挪,正好遮挡住外面刺眼的光线,给江玥留下一片阴影。

床上的女孩呼吸已经渐入绵长,浓密的睫毛覆在眼睑下方,如同小扇子一般。

大概是身上发热的缘故,江玥睡了一会,又不安分地将被子踢开,一半的手臂裸露在外。

陆舟眉间拢得更紧,几番权衡之下,最后还是站起身,抬手轻轻帮江玥掖好被角。

房间安静无声,陆舟往后退了几步,视线下移,蓦地瞥见床角处的一张照片,瞳孔猛地睁大。

那是......

他慢慢伸出手去。

耳边同时响起了一个女人刺耳的尖叫声,一下又一下敲击着他的神经,头痛欲裂,脑海中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挣脱开。

然而疼痛过后,记忆却还是空空如也,干净得仿若一张白纸。然而那一夜女人的惊叫声从未在他梦中脱离。

痛感一点点侵蚀着自己的意识,思绪涣散。陆舟紧紧抱着脑袋,不由自主蹲下身,紧咬着薄唇颤抖。

江玥还睡着,房间安静无声,除了陆舟轻颤的肩膀,一片的祥和。

突然间,门口蓦地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,有人低语的声音从门边传了过来。

是佣人和江遇说话的声音。

陆舟整个人一僵,下意识往门口望去,门外的脚步声已经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门锁轻微转动的声音。

还好陆舟蹲的地方刚好是死角,江遇端着粥站在门边,透过门缝看见床上熟睡的女儿,又轻轻掩住了房门,转身离开。

黑暗中,陆舟轻轻松了口气,目光又继续落在照片的人上,眸色渐沉。

.

待陆舟出了门下楼,刚好和上楼的管家撞见。管家看见他,双眼一亮,温和地朝他颔首,道:“先生在书房等你。”

江遇的书房在二楼,管家领着陆舟,往二楼的方向走去。

二楼的走廊和三楼差不多,都是清一色的油画,只是来往的人多了些。

刚到书房门口,又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房间走了出来,看见管家时温和朝他点了下头,又步履匆匆离开了。

管家见陆舟目光怔怔地盯着已经远去的人,小脸微皱,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先生的秘书,先生这几天都在家里办公,所以秘书每天都会过来。”

江玥昏迷以来,江遇就一直在家里守着女儿,也是刚才见江玥熟睡,他才有空腾出手处理事情。

房间的门半掩着,管家轻敲了下门,替陆舟开了门。

江遇果然在忙着办公务,书桌上的文件堆积如山,和早上所见的那个焦虑的老父亲截然不同。

此时的江遇戴着金丝边眼镜,神情专注认真,正一丝不苟地翻阅着文件,左手轻轻按压在太阳穴上,顺时针揉捏着。

听见陆舟进门的声音,江遇终于从文件中抬起头来,朝陆舟点头道:“来了?”

他指了指位置让陆舟坐下,又吩咐人呈了点心上来,递到陆舟面前:“你还没吃早饭吧,先吃点垫垫肚子。”

想了想,又道:“还是你喜欢喝粥,或者是面食?”

江遇以前在国外留学,习惯了西式早餐,只是江玥肠胃不好,只能喝小粥,所以家里的早餐都会备了两份。

陆舟摇头,淡淡道:“我都可以的,谢谢江先生。”

说着,他抬手从点心盘中拿起一个牛角包,小口小口吃了起来。动作大方得体,一点也挑不出失礼的地方。

江遇眼底掠过一丝赞赏,待陆舟吃完后,又将旁边的牛奶往他面前推了推,声音温和:“喝一点,润润嗓子。”

陆舟依言:“谢谢江先生。”

江遇脸上的赞赏更甚,这样年龄的孩子,没有恃宠生娇已经是难得可贵。

见陆舟吃得差不多,他终于开口道:“昨晚走得急,没能让你收拾好东西。”

他侧身,见陆舟已经放下牛奶,正盯着自己,江遇笑道:“刚才我已经让人帮你把东西送了过来,就放在你房间,你等会看看少了什么,我让他们再回去拿。”

陆舟在孤儿院的东西很少,也就几套衣服,还有一个老旧的相框,里面什么照片也没有。

原本江遇手下的人没放在心上,以为只是个破碎的小玩意,后来听院长说那是陆舟从小一直带在身边的,这才将它带了回来。

相框的事江遇自然知道,虽然好奇一个空的相框对陆舟的重要性,不过人人都有隐私,他也不会多问。

江遇拍了拍陆舟的肩膀道:“孤儿院那边的手续已经办好,你安心在江家住下,少了什么东西,也可以告诉管家,他会安排好的。”

他微顿,又道:“就是刚才带你过来的叔叔。”

话已至此,陆舟识趣道站起身,又朝江遇道谢:“谢谢江先生。”

江遇没有提及冲喜的事,陆舟自然不会没有眼力见地提起,只是在转身时,眸色微沉了一沉。

有佣人领着陆舟出门,他前脚刚走,后脚管家就进屋了,他抬头看向江遇,见他摸着下巴,心思重重,笑道。

“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,先生也太过紧张了。”

说起来,陆舟也只比江玥大了几个月。

桌上的残渣已经被收走,江遇按压着太阳穴,眼镜已经被他搁在一旁。

听见管家劝宽慰自己的话,江遇只是浅浅一笑,淡淡道:“只要和玥玥有关,我都不敢掉以轻心。”

这是她留给自己最后的宝贝,他不能弄丢了。

他疲惫地闭上眼,身子往后靠去:“还是多盯着他点,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,我总觉得心里不安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还有,玥玥房间的摄像头记得拆了。”

那是他们昨晚为了盯紧陆舟特意安上的,现在江玥已经清醒,自然不用那个了。

管家闻言,微一颔首:“好。”

江遇疲倦地揉着鼻尖,蓦地想起刚才陆舟进屋的眼神,他忽的坐直了身子,双眉蹙起。

昨晚在客厅的光线并不明亮,加上那会他因为江玥的事心急如焚,没有留意陆舟的表情。

这会子细细回想,脑中忽的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。

陆舟的眉眼......

他怔怔抬起脸看向管家,眼睛半眯着。

管家一愣。

只听江遇喑哑的声音在房间响起:“你有没有觉得,那孩子的眼神,像极了狼?”
试读章节到此结束,喜欢此文请支持正版阅读!

weinxin
芭莳圈
关注公众号,更便捷获取小说推荐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